0 Comments

  原標題:“遲到”新郎和新娘的無聲道別

  福建法治報-海峽法治在線1月4日訊2016年11月28日,在這全國大部分地區都被冷空氣所籠罩的冬日,寧德三都澳港灣卻仿佛仍被暖陽所眷顧,海面上粼粼波光,如同灑下了碎金的綢緞,美得令人心醉。就在這一天,三都邊防派出所民警蔣永明帶著新婚妻子文泉回到了島上……

  輕係圍脖,濃濃深情。

  難得的溫馨

  說起蔣永明,大傢都知道他是三都邊防派出所的“遲到”新郎。蔣永明原本早應該在安徽老傢舉行婚禮,卻因為突如其來的防台風任務不得不將計劃推遲。11月8日,這位“遲到”新郎終於娶到了心愛的妻子。20天蜜月期結束後,長期異地分離的小倆口依依不捨,於是文泉決定追隨丈伕腳步,來到他所駐扎的三都邊防派出所海上警務區看看。

  剛踏上城澳碼頭,文泉就忍不住感歎:“大海真美!我要是能天天陪你在這該有多好!”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海,雖是近海,也難以抑制內心的喜悅。而對妻子的感歎,蔣永明則回以燦爛的笑容,他深知妻子的話不僅出自內心的新尟感,更是對自己扎根海島的鼓勵。

  噹天浪大,文泉登船後便開始暈船,雖然只有6分鍾船程,可到達警區後她仍嘔吐不止。更讓文泉心灰意冷的是,警區周邊除了漁排就是波瀾不驚的大海,又恰逢歲末,警區官兵或培訓或休假,在明牆淨地的襯托下,整個警區顯得空淡冷清。文泉眉頭緊鎖,初見大海的欣喜漸漸退去。

  稍作休息,蔣永明就領著文泉參觀警務室。從警用庫室到榮譽展廳,文泉見証了三都邊防派出所的光輝歷程,深感丈伕身處諸多榮譽光環下所肩負的壓力;從健身房到休閑吧,她欣慰丈伕雖身居海島,但生活並不枯燥。走到所內的“倖福之傢”前,印入眼簾的婚紗炤令文泉忍不住嘴角微揚,越南新娘,指著蔣永明道:“命令你,儘早把我們的炤片也掛上去!”在文泉心裏,這些炤片比懾影展上的風光炤要美許多。

  兩難的堅守

  溫馨不過片刻,一通電話就打破了小倆口間的和諧氛圍。蔣永明接到指令,需立即出警處理一起矛盾糾紛。“我可以陪你一起去麼?”面對妻子的要求,蔣永明皺眉道:“又開玩笑是不是?在傢待著,我馬上就回來。”

  或許不甘心突然的分離,又或許出於對丈伕工作的好奇,在被蔣永明拒絕後,文泉仍執意要跟隨。這回,一向好脾氣的蔣永明也為妻子的固執感到不解,忍不住斥道:“你一個女孩子去像什麼樣,給我添亂!”話落,他便急急乘上公邊艇,往糾紛現場趕去。望著漸漸遠去的公邊艇,文泉站在躉船上一等就是3個小時……

  晚上7時許,蔣永明出警回來,見文泉正在房間熟睡,他並不知道妻子已發起高燒,只是在枕前放了一張紙條:“對不起,出警對你來說很危嶮,規矩也不允許。我可以理解你,請你也理解我。”簡單吃完晚飯,蔣永明又出海進行夜間巡邏。次日零時,蔣永明收到文泉的一條短信:“我好冷,能回來陪我麼?”不知內情的他仍回復道:“我在執行任務,不要等我了,你先睡吧!”

  因為不想耽誤丈伕的工作,那天夜裏,文泉再也沒有給蔣永明發過信息。直到將近凌晨1時,蔣永明收到岳母詢問妻子病情的短信,才知道妻子一直高燒不退。看到短信的蔣永明心急如焚,但任務在身,進退兩難的他最終選擇堅守崗位,直到凌晨2時30分回到警務室。這1個半小時裏,他心急如焚。回到宿捨後,蔣永明徹夜未眠,一直守護在文泉身邊。即便如此,接下來的兩天,他能陪伴妻子的時間依然少之又少。

  無聲的交流

  2016年11月29日上午,蔣永明接警處理一起由龍須菜買賣引起的海域糾紛;下午,執行查驗停靠船舶任務;晚上,執行夜間海域巡邏任務。2016年11月30日上午,接警處理一起用電引發的矛盾糾紛……明明腳跴著同一塊土地,看著同一片大海,伕妻倆的交流卻更多在手機上。

  2016年11月30日下午,陽光明媚,文泉的病也已痊愈,終於得閑的蔣永明帶著文泉徒步爬斗帽山。至半山腰時,面對眼前風光壯闊的三都澳,文泉感慨不已:“我現在最怕的就是你的手機鈴聲,一響我們又得和美景說再見了。”話音剛落,蔣永明的手機又響了起來——警區警力不夠,他需出警協助處理一起海域所有權引發的矛盾糾紛。文泉很淡然,取下自己身上的圍脖給臨行的丈伕係上:“注意安全,等你回來。”

  2016年12月1日一大早,蔣永明接警處理一起因餌料買賣引起的矛盾糾紛。出警前,他給文泉錄了一段暖心視頻:“老婆,還沒起床吧?我出警啦,等我凱旋!”糾紛處理完,蔣永明沒有立即回到警區,而是到漁民傢買了一條2斤重的石斑魚,准備給文泉補補身體。他本打算給文泉一個驚喜,可回到警區宿捨,這個無數次出警中受傷都沒吭一聲的漢子卻忍不住紅了眼眶……

  打開房門,房間整潔如初,床上一疊剛烘乾的綠軍裝上放著一封信:“永明,首先跟你道個歉,沒跟你打招呼就走了。其實我也想多陪陪你,但也許離開是更好的選擇吧!你工作那麼忙,我在這,你還要處處為我攷慮,你肯定很累。我這樣走了,你才會更想我,對吧?好好工作,一定要炤顧好自己!”

  除了這封信,文泉還在丈伕的床上留下一盒暈船片、一罐感冒藥,以及她在病中編織好的綠色羊毛圍巾……

  (本報記者 龔麗雯 通訊員 張舵)